她在看猫,他在看她,那么她眼角的余光又藏着谁?

她肌肤的漂亮,就像少年乘着列车去霓虹看富士山,却在半途透过窗看到了雪山。

她的睫毛像电影欧洲贵妇的扇子,她的眼睛像席慕容《那一轮月》中的满月,她的唇像日本上野公园的樱花。

他只能用手托脸看着她,看她睫犹蝶翼,看她唇薄似樱,看她白皙若透,看她眉眼如画。

她的眼眸中仿佛藏着一条松软温柔的银河,里面锁着宇宙里最细腻隽永的一场烟雨。

她的语气像是童话里的粉色云朵,眼波轮流转似是江南秋水,一双柔荑拈着少年的手腕轻柔荡漾。

她眸若秋水,眉若清黛,满泌荧光流彩的芳唇轻吐便是整个江南水色。

她唯美的笑容,让人想起海棠花开、元月悬海和云光熹微。

听说,橘红色的天空是星星在出嫁。